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

PEEK;PTFE;POM;PMMA

 
 
新闻中心
  • 暂无新闻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达尔曼后事处理又生波折 公司骗局阴影难消
发布时间:2022-09-04        浏览次数:        

  从“中华珠宝第一股”,沦为中国股市首只“仙股”,再到成为中国证券史上第一个因为没有披露定期报告而退市的上市公司,被称为中国股市14年来“第一只真正死去的股票”,达尔曼在创造股市多项“历史”的同时,也在不断炮制着股市的阴霾和债权人的悲歌。

  处理达尔曼“善后”的资产拍卖日前陡生波折,再次给众多债权人心头蒙上一层阴影。

  记者4月15日从相关拍卖公司了解到,原定于4月11日上午举行的达尔曼大酒店和达尔曼钻石加工中心拍卖会,在宣布取消后,至今仍未定下举行的确切时间表,给达尔曼的“后事”处理留下许多悬念和想象空间。

  达尔曼大酒店和达尔曼钻石加工中心是由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委托陕西省百泰以及嘉信两家拍卖公司进行拍卖的。两家公司于3月21日在媒体上发布拍卖公告,称将在4月11日进行拍卖,公告中注明“有意竞买者须于4月8日前交纳规定的保证金人民币1000万元后,方可办理竞买手续”。据称,达尔曼大酒店估价为2亿多人民币。

  但有关人士透露,直到原定拍卖会的前一天——4月10日仍无一家单位或个人缴纳竞拍保证金。准备采访此事的许多媒体记者4月11日上午赶到曲江宾馆国际会议中心后,也没发现任何拍卖迹象,随后才被告之“拍卖会延期举行”。

  记者采访了解到,在几天前举行的第九届中国东西部投资与贸易洽谈会上,有关部门将达尔曼的几个资产项目拿来参会,希望能有中外客商购买转让,有数家本地和外地企业表现出购买意愿。但到拍卖会开拍前一天,却没有一家企业按规定交纳保证金。

  参与主持这次拍卖的陕西百泰拍卖公司总经理田征告诉记者,由于这次拍卖的金额较大,几家企业虽然有意愿竞拍,但都十分慎重。第二次拍卖的时间现在还没有确定,因为任何企业接手这些资产,都要在竞拍前进行相关考察、评估,这需要一定的时间,拍卖公司现在把时间放长一点,对各方都有利。

  田征说,由于现在具体时间还没确定,加上规定交纳的保证金数额也较大,仅利息都不是一笔小数字,所以“现在还没有一家企业交保证金”,不过已有五六家企业表示对此兴趣较大,有较强的竞拍愿望。

  自从达尔曼作假事件暴露后,卷款外逃加拿大的“掌门人”许宗林留给达尔曼的是股票退市和群体讨债。据了解,此次拍卖的达尔曼大酒店和达尔曼钻石加工中心是其所剩不多的资产之一,未来拍卖价格的高低也决定对债务人补偿的多少。但在达尔曼的巨额债务中,即使将达尔曼所有的资产拍卖掉,估计缺口仍达4亿元以上。一位债权人无奈地说:“就算拍掉了,所得资金对于那么多债务,也是杯水车薪。”

  西安达尔曼是我国珠宝饰业首家股份上市企业,曾被誉为“中华珠宝第一股”。这家公司1993年10月成立,主营珠宝玉器加工、销售,近年来又先后涉足精细化工、新型材料、旅游度假服务、现代高科技农业等领域。

  达尔曼1996年12月30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是陕西第一家上市的民营企业。上市后曾两次配股再融资,从市场上圈走近6亿元现金。借助于10送10的“题材”,股价最高曾冲到了51.7元。公司董事长许宗林曾两度名列《福布斯》中国内地百富榜。

  2002年,西安市原体改办主任、市证券委员会副主任、市证券监督委员会主席杨永明在达尔曼、西安旅游(000610)(相关行情个股论坛)等公司上市过程中受贿一案被查处后,该公司的问题逐渐暴露,涉及虚假陈述、虚构业绩和经营活动、重大违规担保等问题。

  据中国证监会称,许宗林在担任西安达尔曼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期间,对公司存在的信息披露违法行为负有责任。西安市人民检察院认定,西安达尔曼原董事长许宗林涉嫌职务侵占罪和挪用资金罪,应依法逮捕。经司法机关查实,1996年至2004年7月,许宗林利用职权,指使公司财务人员先后从控股的几家公司,以“货款”往来款名义转往疑犯李晓明控制的深圳、珠海几家公司共计人民币4.83亿元,其中3.34亿元转回西安达尔曼实业公司,1.49亿元转入深圳十余家公司。许宗林、李晓明将其兑换成美元,且将其中1000万美元转入许宗林和其妻和立红在加拿大的私人账户,据为己有。此外,2000年7月,许宗林将西安达尔曼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资金人民币1990万元,指使公司财务人员转入华夏证券西安营业部“李晓明”个人账户1020万元,“和立红”个人账户970万元。许宗林、李晓明决定将1990万元再转入深圳,作为注册私人公司使用。

  通过一系列的运作,许宗林监守自盗了大量的公司资产。为防止东窗事发,许宗林携妻子、儿子及岳父、岳母等移居到了加拿大,到2004年初公司已现败落时,竟在该年的春节后出国一去不归。

  自2005年1月4日起被停盘后,达尔曼走完了自己最后两个多月的“股路”,3月25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对其实施暂停交易,使达尔曼成为中国股市14年来第一只真正意义上退市的股票。

  达尔曼1996年上市,1997年其股票就曾创出51.70元的天价,在2000年以前一直是老牌的绩优股,公司一度稳居国内珠宝行业的龙头。但自2003年下半年开始,公司经营突然急转直下,主营收入滑坡近30%。2003年,这家公司主营业绩由2002年的3.16亿元下降到2.14亿元,亏损1.4亿元,每股收益为-0.49元。同时出现重大违规担保事项,涉及人民币34530万元,美元133.5万元;出现重大质押事项,涉及人民币51843万元。中国证监会从2004年6月3日起对这家公司“涉嫌虚假陈述行为”进行立案调查。此后,达尔曼股价从4.35元跌至最低3.83元,跌破了2004年一季度末公布的净资产4.21元,成为我国证券史上第一家跌破净资产的股票。2004年12月30日,达尔曼股价竟跌破1元的面值,31日收盘时股价仅0.91元,成为中国A股份市场成立至今诞生的首只“仙股”。

  在达尔曼从股市里取得募集资金时,根据规定必须提出对应的投资项目。但实际上,达尔曼当初承诺的项目,多是虚假或者半拉子工程。在达尔曼的最后一次年度报告中,西安希格玛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发现,截至2003年12月31日,大约有3亿元的在建工程,审计人员却未发现在建工程的实物形态和形象进度。列举如下:

  珠宝一条街项目,2003年支付了8227万元的工程预付款,却不见任何资料和影子;

  都江堰钻石加工中心项目,2002年支付了6000多万元的工程和设备预付款,也未见到该装饰工程和钻石加工设备;

  蓝田林木种苗项目及轻型基制项目,2000年支付了1950万元的设备预付款后,不见设备;

  西安富士达传感器项目,1999年与多家公司签订了合同并预付该设备款约5213万元,也不见设备;

  蓝田现代农业基地项目,1998年花费了约4328万元购买24栋温室大棚,只有12栋温室大棚交付使用并转入固定资产,另外12栋温室大棚只见有账面反应,但不见设备;

  罗莎建材项目,上市公司投资了约1559万元,公司却没有产权资料以及相关文件,因此无法确认该项目的产权归属。

  正是由于达尔曼使用各种手段,在上市的8年中,公司通过一次发行和两次配股,共从股市募集了近6亿元现金。至2003年末公司注册资金达28663.94万元,号称拥有资产已超过22亿。

  达尔曼这个股市丑闻曝光后,引起许多股民的讨论。一位股民在网上评论:“看了达尔曼的内幕,让人出一身冷汗。虽然它已被清除出股市,让人看到一丝亮色,但我仍会不寒而栗。”许多债权人认为,达尔曼骗局充分暴露了当前股市的一些积弊,这些问题一日不解决,心中的阴影一日不会消除。

  他们认为,上市公司积弊首当其冲就是上市公司的法人治理形同虚设,主要领导缺乏有效监督,潜藏巨大风险。在达尔曼事件中,直到公司危机重重时,达尔曼公司的高层才承认自己法人治理机制存在严重缺陷,到2004年5月底,公司出现的违规担保和质押事项已经暴露,但此前多数董事和监事仍不知情。虽是上市公司,但达尔曼的董事会和监事会却形同虚设,许宗林凭着董事长的地位就能轻易运作、转移、“窃取”上亿元资金。

  上市公司缺乏诚信,有关部门助纣为虐,使得“造假”大行其道,也是当前积弊之一。上市公司每年由会计师事务所对其资产负债和经营状况做出符合实际的会计报表,但直到2004年4月,只有西安希格玛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对该公司财务报告做出了如实的会计报表,此前会计师事务所连续多年做了不合实际的会计报表,误导广大中小股民,是能力有限发现不了问题,还有背后有交易,至今只能留给许多债权人去猜测。

  一些债权人的麻木、盲从,撞上骗局“黑洞”,经常出现的是掉进一个、跟进一批的“规模效应”。以银行为例,他们目前是达尔曼最大的债主,本应对达尔曼的资产负债、经营情况进行深入了解,但可笑的是,就在达尔曼公司问题彻底暴露前的半年内,竟有7家金融机构对达尔曼担保、质押的贷款给予了确认,涉及金额高达8亿多元,这些贷款现在多数已无法追回。后据陕西银行同业协会汇总发现,西安达尔曼及其相关企业在陕西省银行业贷款及担保总额竟高达12.79亿元,涉及9家银行,多数贷款和担保已逾期或欠息。这些一起“栽”在达尔曼上,令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