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

PEEK;PTFE;POM;PMMA

 
 
新闻中心
  • 暂无新闻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中国新闻周刊》:达尔曼公司老总许宗林起底
发布时间:2022-09-02        浏览次数:        

  这家门面只有中低档饭馆规模的碧涛阁,在达尔曼上市之前的1995年,曾以“达尔曼酒店”的名字,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这也是“达尔曼”这个名字留给人们的最初印象。

  “许宗林从一开始,就是要造一个泡沫。他从来没有任何扎实的实业。”陕西省金鹏科技公司证券分析师理解指着这间小洗浴中心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

  除了这家“达尔曼酒店”,当时许宗林赖以上市的主要资产,是西安翠宝首饰有限公司。11月14日,《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来到了西安市爱民路19号,这里就是上市前的许宗林主要资产。一排小小的平房门面,厂区东西距离不足10米,门口的翠宝公司牌子已经摘下,只有一个铜牌还孤零零地粘在厂内一栋三层楼的墙面上。

  “当时听到他上市的消息,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西安市这么珍贵的上市资源,怎么会轮到这个人?”西部证券分析师樊少杰表达了同样的惊讶。樊少杰所在的西部证券,离许宗林寒酸的“达尔曼酒店”仅几百米之遥。

  “他的发达,除了走关系可能不会再有别的道路了。据说达尔曼上市时送出了很多股票。真正做事的人,会很珍惜自己的股权。而泡沫造出的股票就和一张纸没什么区别。没听说过许宗林在勤勤恳恳地把实业做起来,或者把酒楼发展成一个产业的想法和行为。”理解说。

  有据可查的记录是,许宗林是西安市政协委员,市工商联的常委。达尔曼一位原员工说,他为了包装不惜资本,每走一步都将自己包装成一个商人,公司的各种税几年来都照交,工资肯定全发。所以他的造假成本也是很高的。

  现从事珠宝生意的王浩学,1990年至1992年期间,曾任职西安翠宝首饰公司质检科长。

  王浩学透露,许宗林每年都招收大量的新工人,每批300人,一年两批。1990年左右即每人收取押金1500元,而当时的月工资,是每人60元。到了1993年,押金从1500元攀升到3000元,工人仍然每年两批。无辜的工人,一般拿不到自己的押金数额,即被以各种理由辞退。这样,许宗林每年从工人身上,就可获得百万元左右的钱财。

  据王浩学透露,翠宝公司前身“西安市新城区首饰公司”,1988年被许宗林以33万元的价格买断。购买款来源于一个叫赵明奎的人。当时许宗林许诺月息达15%~20%,但是即使靠打官司,赵也没有将这笔钱追回。

  1990年春天,许宗林曾和美籍华人杨继麟一起在香港注册了“汇丰珠宝公司”,注册资金100万美元。许宗林通过由其控制的香港公司与达尔曼签订虚假的销售合同,以此合同为依据从某银行陕西分行取得了300万美元的贷款。

  300万美元到手后,许宗林萌生了去海外的念头。他通过陕西省外贸公司的张某办了两个假的香港签证,但他让张某先拿假签证到香港游玩,结果,假的终究是假的,张某手持的假证最终被香港查出。后来,许宗林又将300万美元连同利息汇到某银行账户,为此当年还被评为“创汇大户”。

  “公司上市以前我还见过他。上市以后他就很神秘了。那以后,许宗林就沦为了一个造假高手和一个织造关系网的高手。”理解说。

  理解当时的公司,与许宗林堂哥的店面在一起。1997年达尔曼上市以后,许宗林告诉他的堂哥,让他大胆买这支股票。但是有一点,股价翻番以后就走。

  职工内部股,是许宗林财富又一个重要来源。樊少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达尔曼在内部职工股的发行方面,存在不规范的现象。事实是,许宗林利用内部职工股,作为给某些部门的打点。而内部职工股的价格,经过扩张后几乎没有成本,几毛钱而已。内部职工股在上市以后三年开始流通,此时股价在30元左右,还是经过两次送股、一次配完股之后的价格。这成为许宗林一个巨大收益的来源。

  内部职工股的购买者,要么是内部职工,要么认识内部职工的人,反正翠宝公司也值不了多少钱,随便分。内部股的价格是2元一股。1993年12月,陕西海纳电子有限公司魏雪萍等7人,就以当时达尔曼董事会秘书兼财务科长李西明的名义,购买了达尔曼实业股份有限公司8000股内部职工股,由达尔曼开具了收款收据。

  职工股另一个重要作用就是润滑工具。据介绍,许宗林上市之初,曾到西安寒森寨附近的一个银行去贷款,给了这个信用社20万内部职工股。当上市之后,信用社的人谁都不敢再动这个股票了。因为按照上市后的价格,20万已经变成了上千万资产。

  除去内部职工股收益之外,许宗林自股市圈钱总额亦达8亿元左右。1996年底,以2100万股发行,发行价格乘以7.3元每股,即1亿5千万左右;经过“十送十、十送五两次送股之后,1998年9月份配高价股价(10配2),募集资金6.3亿左右,总额共达8亿元。

  “他两次送股,只是为了配股圈钱”,樊少杰说,“因为在此之后,经过不长时间的震荡,就开始‘瀑布式下跌’。而此时珠宝行业一直在振荡攀升,所以直觉对这种下滑趋势不太理解。下滑速度完全‘令人惊奇’。最后,到了连定期报表都公布不出来,司法官司、银行讨债、股权冻结,就实在是没法说了。”

  有消息说,许宗林在上市之初,“送”出去的股份达15%左右。有关部门和某些省市领导,皆在其中。已被查明的事实是,许宗林在1996年6月及其以后,以赠与职工内部股的形式,向时任西安市证券委副主任、市证监会主席、达尔曼股票发行领导小组副组长杨永明行贿,之后其股票获利达100多万元。从达尔曼申请上市开始,杨永明便马不停蹄地奔波于北京、上海、深圳和西安之间。

  1998年4月,许宗林又在翠宝度假村送给杨永明人民币41万元。两年多时间,许宗林共行贿杨永明76万余元。

  以上行贿事实,许宗林作为当时的法庭证人,都予以了证实。但是在杨永明因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之后,许宗林作为行贿一方,却在掏空上市公司和骗取大量银行贷款后,飞身海外。